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正文

美智库:中国在军事空天追赶美国 目标是战则必

未知 2018-12-05 20:28

  美国空军不仅包括陆基空中力量,还包括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和军事航天力量,对应于中国的空军、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但又不完全对应。中国空军包括空降兵,这在美国属于美国陆军。火箭军不仅包括洲际导弹,也包括战役战术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后两者在《中导协议》(简称INF)之前也属于美国陆军。战支则不仅运作中国的军用卫星,还负责网络战、信息战,如果说前一点与美国空军为主空间司令部相当的话,后一点就不同了,美国把网络战、信息战能力分散在三军中,只在战区联合司令部层面整合。兰德报告涵盖中国空军、火箭军和战支。

  近几年来美国人总是在媒体上说中国“偷窃”美国科技,并且热衷于拿歼-20和F-22、F-35比,然后说是中国“偷窃”他们的成果……

  然而,这次兰德的报告就像是这组照片,终于想通其实“最大美粉”只是调侃罢了,歼-20不是F-22,而解放军也不是美军……

  中国在二战前就建立了初步的空中力量,但真正建立空军是在抗美援朝的烽火中。由于历史条件限制,中国空军的使命长期局限于防空掩护。从90年代开始,中国空军开始强调“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空军的作用从陆军的掩护兵力转向独立的战略战役方向,形成战略空军的理念。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外国先进经验是自然的,也是必要的。

  中国空军的第一个老师是苏联,苏联空军条令和组织的影响至今还存在。但美国空军是战后世界上最强大的,技术最先进,使用经验最多,作用也最大。中国空军向美国空军学习,在一定程度上越来越“美国化”,这也是自然的,必要的。中国从来不排斥吸收外国先进经验,中国经济的改革开放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学习外国先进科技和管理的过程。

  不过兰德报告也正确地指出:中国空军并不是盲目地学习美国空军,全盘照搬,而是结合具体国情,有重点、有针对性地取舍。新宝5测速登陆兰德报告分六方面评估中国空军与美国空军的相似度:

  兰德报告认为,新一代中国战斗机从设计要求到具体性能都在高逼真度效法美国,具体例子是歼-20和歼-31,分别与F-22和F-35相对应。作为从防空起家的中国空军,空优战斗机放在第一重点并不意外,但使用的类比有点不当。歼-20与F-22类比是可以的,但歼-31与F-35的定位就不同,前者是空优为主,后者是空地为主,导致完全不同的设计,只是貌似而已。兰德也会犯“以貌取人”的错误。但说到中国空军在空优战斗机方面向美国空军看齐,这还是不错的。

  C2ISR的全称是Command,Control,Intelligence,Surveillence,Reconnaissance,意为指挥-控制-情报-监视-侦察,一般包括预警机、侦察机、巡逻机、电子情报飞机、战场监视飞机等。美国空军高度重视情报-指挥-打击链,有的放矢,而不是简单粗暴,这在火力经常过剩而情报永远不足的现在尤其重要。在这一点上,中国也在向美国看齐。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不仅在预警机上狠下功夫,还在大型、远程、长航时无人机方面急起直追。缺乏大型平台曾经限制了中国预警机的发展,但随着主动电扫雷达和小型化、网络化的发展,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较小但联网的平台来弥补,这也符合战场生存力的要求。

  安装先进雷达的长航时无人机在网络战环境下可以与大型预警机发挥互补作用,图为沈飞研制的“神雕”无人机

  中电科集团也在积极将相关技术转移到更小型的无人机上,JU-300无人预警机可以说就像是降档外贸版“神雕”

  中国空军在这方面正在努力向美国空军看齐,最显著的迹象就是所有新一代主要中国军机都有空中加油能力。兰德报告在这一点上大方向正确。中国受制于缺乏大型平台,对发展空中加油长期有心无力。但刚刚列装的运-20已经有加油型现身于阎良试飞中心,充分显示了中国对加油机的重视和未来的起点。加油机使得作战飞机可以超量带弹但减油起飞,然后通过空中加油以恢复航程。加油机不仅增加作战飞机的航程,还增加留空时间。在远离基地的情况下,在战区具有两倍的留空时间可以相当于有多于两倍数量的战斗机可供投入战斗。对于存在就是胜利的准战争状态而言,增加目标空域的留空时间更加重要。这一点从美国空军近几十年的作战使用中充分体现出来,中国空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兰德报告认为,中国空军正在两方面在取得进展,但离美国空军还有差距。一是联合作战,二是无预案演习。长期以来,中国的空军和陆海军分属不同指挥体系,战役级联合作战演习尚且需要临时搭建联合指挥部,战术级联合作战更是无从谈起。军改的“军种主建、战区主战”正在从体制上突出联合作战,空海军主官也进入了军委最高层,但在基层部队级的训练中,还需要加强联合作战的思维和技能。在实战演习方面,无预案演习正在成为常态,但在难度(各种气象、昼夜、远程、海上)、逼真度(空中、防空、电磁对抗)和鼓励飞行员自主灵活决断方面还可以继续改进。

  如果说两者的主要差距,或许就是目前我军还没有让友好国家空军参加,图为参加“红旗”军演的澳大利亚空军F-18战斗机

  在轰炸机方面,中国空军与美国空军没有多少相似度,战役战略打击更主要地依靠各种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而不是美国空军那样,主要依靠轰炸机。不过在利用轰炸机显示存在和传递政治信息方面,中国空军似乎有模仿美国的迹象,各种日本列岛海峡的穿越飞行和台湾绕岛飞行就是例证。在这方面,兰德报告并没有错,但可能错失了一点:中国空军并非不重视轰炸机,只是尚且没有合适的重轰炸机,现有最先进的轰-6K也只能算加强版的中程轰炸机。各种迹象表明,轰-20并不只是传说,这将极大到改变中国空军,也肯定要激发西方对中国空中力量的重新认识和评价。

  在轰炸机方面,轰-6K是我国第一种具备较大航程的战略轰炸机,目前尚在起步阶段的解放军轰炸机现在当然还没办法和纵横江湖几十年的美国空军比了

  兰德报告认为,这方面中国与美国基本上没有相似之处,中国空军根本不重视空中火力支援。这可能是误解。中国空军是重视空中火力支援的,还在歼-6时代,就克服困难,自主研制了强-5。新宝5测速登陆在军队为国民经济建设让路的最困难的80年代,还研制了歼轰-7。但由于国力和技术限制,中国陆军已经“习惯于”在缺乏空中火力支援的条件下作战,并富有创意地发展了远程炮兵和火箭炮,作为主要的战术和战役火力。

  但这不等于中国空军缺席了。在最新的空军宣传图片中,空优为主的歼-20和空地兼优的歼-16、歼-10C三机编队,充分展示了中国空军真正向攻防兼备转型的现状和决心。其实美国空军作为飞行炮兵为连排级作战提供战术火力也是二战后的事情。中国空军或许不会这么极端,但空中战争的胜利最终体现在地上,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中国空军的空中火力支援能力将与陆军远程打击能力相结合,形成全新的和比单纯依赖空中火力支援更加高效的战场火力支援体系。

  随着技术的发展,我军越来越多把注意力放在精确打击敌方纵深的重要目标上,图为携带空地-88导弹的歼轰-7A

  兰德报告认为,向美国空军学习是中国空军战斗力迅速提高的一大源泉。但如果说中国空军正在努力摆脱苏联影响而转向“美国化”,这可以算是某种程度的仿效美国,那在封锁中诞生和发展的二炮就指出中国空天实力的第二个源泉:创新。火箭军和战支是二炮在今天的传承。

  二炮是作为中国的战略反击力量诞生的,但从90年代开始,二炮就转向核常兼备,在空海军受到技术、装备和经验限制的情况下,担当部分在传统上由空海军承担的任务。这首先体现在300公里以上射程的常规弹头弹道导弹,现在已经扩展到2500公里以上,这是中国的首创。中国大量装备和部署的战役级常规弹头弹道导弹精度高,威力大,反应快,难以拦截,而且弹药种类和射程齐全,与巡航导弹相在一起,使得美国优势的常规军力面临如重装骑士对战弓弩手一样的尴尬决面。

  中国也创造性地把弹道导弹用于反舰攻击,射程1500公里的东风-21D在根本上改变了美国航母在第一岛链以内的运作方式,射程2500公里的东风-26进一步扩大了反介入/拒止半径。中国还建立了配套而且有效的空天ISR体系,形成了世界上独有的反舰弹道导弹打击体系。如果说东风系列还是战略性、前沿性的,最近的珠海航展则展现了中国反舰弹道导弹技术已经高度成熟,并在向战术级延申。

  中国在高超音速方面的领先进一步体现了中国在军事科技方面的创新能力。事实上,具有高度机动性的反舰弹道导弹就可看作高超音速武器的初级形式。这是空天科技的新边疆,在可预见的将来缺乏有效的拦截手段,而在使用上具有比弹道导弹更大的灵活性和精确性。与中国已经高度成熟并且系列完整的弹道导弹技术相结合,中国正在形成全新的高超音速精确打击能力。有理由相信,与战役战术弹道导弹、舰载反舰弹道导弹相结合的高超音速武器将开创战争的新时代。

  从DF-21D导弹首次展示击沉大型水面目标能力后,中国周边2000公里对于美国海军而言,就已经成了危险区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打造由航母、先进战斗机、远程防空导弹为核心的常规战斗力。中国这样以导弹为中心的创新的远程打击体系与先进的常规战斗力相结合,非对称与对称相结合,既着眼于长远,又尽快形成威慑力和战斗力。这是比单纯依靠创新和弯道超车或者单纯依靠追赶更稳定、更平衡、更锐利的发展战略,在根本上打乱了西太平洋的常规军力对比。在大国竞争的设定下,威慑力有时比战斗力更加重要。

  此外,中国在量子通信、量子雷达、有人-无人航空反潜等方面也展现了出乎美国意料的创新能力。中国的国防规划、财政支持和军工科研体系也比美国更加高效、敏捷、持之以恒、首尾一致,使得中国军工从理念到产品的流程大大快于美国,巨无霸的制造业基础则确保了低成本。总装和军兵种装备部的组建,更是完成了中国军工从“先解决有无问题”的技术引导向“谋打赢”的需求引导的转型。

  除了军事技术,新宝5测速登陆中国在军队组织上也在创新。二炮是受苏联战略火箭军的影响而组建的,但今天的火箭军整合了从战略到战役战术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力量,作战范围和性质已经极大超过了苏联战略火箭军。而且俄罗斯已经撤编战略火箭军,洲际导弹像美国空军一样划归空天军。至于美国,美国空军负责洲际导弹,美国陆军负责战役战术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如果美国退出INF并重新组建的话)。

  中国的火箭军本身具备作为一个军种所需的从战术侦察到打击的完整作战体系,这已经远超越了苏联当年的战略火箭军

  中国火箭军的模式是独特的,也比美国模式更加合理有效。洲际导弹部队在美国空军内部属于异类,在飞行员当道的空军内部晋升渠道狭窄。前几年的透露报告称,这是导致洲际导弹部队士气低落、纪律松懈和战备率低下的部分原因。战役战术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在美国陆军的待遇也没有好多少,所以当年因为INF而撤编时并没有痛心疾首。

  另一方面,中国经验表明,弹道导弹的支援保障结构与野战陆军很不相同,配属陆军在理论上更加容易与地面作战整合为一体,实际上成为集团军不可承受之重,最后还是交还给火箭军了。在联合作战的框架下,火箭军对陆军的火力支援与空军没有本质差别,交给火箭军集中管理和使用更加合理。这对反舰弹道导弹也是一样。

  战支是另一个创新。美国三军分别组建网络战、信息战部队,在战区联合司令部层面整合成完整的战斗力,这不可避免地导致重复建设,而且人为制造配属上的麻烦。中国的集中模式不仅避免浪费,也便于集中使用。这或许可以与二战初期对坦克的不同理念相类比:与德国模式的集中使用相比,法国模式的分散配属最后被证明是失败的模式。

  使得兰德报告印象深刻的是:中国走学习与创新并举的道路,既不盲目学习美国,更是在引进或者效法受阻的时候勇于创新。既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和需要学习的地方,又不被优势对手吓到。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一切为了打赢,即使在劣势时也从不放弃打赢的信心。

  兰德报告也反映了美国对中国学习的矛盾心态:一方面为中国在某些方面仿效美国而沾沾自喜,另一方面又害怕中国学得太好了,变成厉害的对手。更担心的还是中国的创新,使得自以为稳坐山颠的美国突然面临完全陌生的威胁环境,尽管这威胁不是中国带到美国的,而是美国没事找事老要踩中国门槛自找的。

  这个世界上,有些国家只懂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搞明白了,他们“听不懂”愤怒的语言,那么好吧……

  兰德报告指出,美国习惯性地低估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实际发展速度(包括军事现代化)一再超出美国专家最乐观的估计。更糟糕的是,美国优势似乎震慑不了中国,反而成为激励中国的动力。周边其他国家(印度、日本、俄罗斯、越南)对中国的战略思维没有影响,从90年代开始,中国就在一心一意谋求在可能的冲突中打赢美国。兰德报告似乎暗示:美国认为中国的谋打赢是非分之想。但在银河号、台海导弹危机、98炸馆之后,中国有什么理由不谋求在未来冲突中打赢美国呢?好在中国似乎对全球性的远征作战不感兴趣,基本态势还是防御性的。

  应该说,这个兰德报告的真正干货并不很多,但正确地认识到中国军事现代化(和更加广义的中国崛起)并不是单纯学习外国先进经验的结果,自主创新一直是动力之一,而且地位越来越重要。中国不仅着眼于威慑,而且在扎实地向战则必胜的方向努力。打赢而不仅仅是吓阻,这才是中国的目标。考虑到兰德对美国政府和军方高层的影响,这是难能可贵的忠告。

标签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