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篮球 > 正文

篮球比赛我的最爱

未知 2018-12-19 12:24

  1978年,恢复高考,我以高中学历破格参加高考,进入武汉大学哲学系读研究生,实现了我从小就有的哲学理想,也成全了我的篮球爱好。进校后即被选拔进入武汉大学校队,第二年参加武汉高校联赛。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有趣的联赛,我在武汉大学校队,我弟弟宫江洪在华中科技大学校队,我妹妹宫在武汉体育学院校队,兄妹三人相遇了。最后武汉大学与华中科技大学争夺冠军,我与弟弟在场上相遇,可惜不是兄弟联手,而是兄弟对抗。

  武汉大学是1979年武汉市大学联赛的冠军,不久后代表湖北到成都参加了全国大学联赛。我们获得了第6名,发给我的奖杯与授带至今我还保存着,备感光荣。

  1981年大学毕业,我分配到武汉中南民族学院,成为学校篮球队的主力。1997年调回到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工作,我进入了武汉大学教工篮球队。这一年我48岁,已经是正教授,不久后又加入了武汉大学教授代表队。

  记忆深刻的是,有一年武汉大学教授代表队与中国影星代表队比赛。我们的队长是王永革教授,他比我小5岁,20年前是我在学生队的教练,20年后成为我在教授队的队长。影星队的队长是演霸王的张丰毅 ,队员有演的卢奇等许多明星。中场跳起争球的是我与张丰毅,因为我与他都是自己球队的最高。双方打到42平,新宝5测速登陆皆大欢喜。

  大约在60岁的时候,我加入了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99篮球队。这个队以城市设计学院的老师为主,还有其他院系的老师与社会各界篮球精英组成。难得的是,我的弟弟宫江洪在此队当教练,我的儿子宫步坦是球队创始队员之一,我们在一起打球时倍感亲切。

  球队每周两个半天在宋卿篮球馆打球,经常会有半场竞赛或者与外单位的全场比赛。我是球队最年长的70岁寿星,技术较好,命中率高,还能够对抗,新宝5测速受到球队员们的羡慕。不少队员对我说,你真行,是榜样,我到你这个年龄还能这样打球,那不知道有多高兴啊。不少观球者在我休息时来问我,你有什么特别的养生之道吗?为什么70岁了身体这么棒啊?

  他们不知道,我是一个白血病人,2016年曾病危住院,在家人与球队的关怀下康复了。如果这些人知道了,更要惊奇地问我:你哪里像一个白血病人啊,比健康人还要健康啊?我从得病到现在已经13年,从未停止过打篮球,也许这就是我的养生之道,也许这就是我的健康之道。我的目标是要打到80岁,带病长寿到100岁。

  打球对我有什么好处呢?第一,科学告诉我们,体育锻炼对身体很有好处。第二,每次打球之后,我的心理特别乐观,新宝5测速忧郁一扫而光。第三,遇到问题犹豫不决时,打球之后会有灵感出现,告诉我应该怎么处理。第四,打球也是一种艺术,打完球之后的晚上,会反复回忆自己的优美动作,欣赏自己创造的行为艺术。第五,增进友爱,2016年我生病住院,球队多次看望并赠送营养费。

  第一是扶贫支教,队长李汉桥带领我们到了红安革命老区二程镇中学,对中学校队进行了半天的篮球技术培训,因为这个校队即将参加红安中学联赛。培训之前,我们到二程镇大山背村小学,赠送了十套球衣与十个篮球,还有一台复印机。

  这个村是我个人的扶贫点。我曾发动球队员们捐书,送给了那里的留守儿童。我在小学办了一个本村老红军的展览,开展红色教育。我给一个腿骨折的老太太寄去1000多元钱,用于拍片检查。

  我联系公益者,连续几年向这个村的十多位中小学生发送爱心钱与物,面对面的发送,每人1200-2000元钱。公益者还赠送了各种学习体育用品,包括乒乓球桌与许多乒乓球拍。

  第二是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武汉大学举办“工学杯”联赛。我是其中99综合队的教练,也是可以上场的队员。小组赛阶段我打了20分钟激赛,险胜对方。决赛时我当教练,指挥调配适当,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标签 篮球比赛